吱吱叫的靴子

花未凋,月未缺,人就在天涯——一切都很好。


脑洞常有而文力不常有 非常低产 看心情挖坑填坑 欢迎交流呀

最近古街线之后出的一些事让我深刻意识到一些事情。

我在作为角色厨之前的确是纯粹的剧情党。这一点和纯角色厨或许真的存在根本上的不同,也导致看问题的角度完全不一样。

对于角色采取的行动,以及他所遭遇的命运,首先我是会站在整体剧情的架构上分析的,至于代入其中的情感体验,优先级则被排在“合理性分析”之后。

也就是说,自己非常喜欢的人物,哪怕是遭遇了非常惨烈的命运、不公平的对待,只要符合剧情架构与人物设定,那我就完全可以接受。这样的例子其实有很多,《苍之涛》的车芸,天真单纯不见容于乱世,不懂什么家国大义立场纷争,最后死在自己最亲近最信任的“大哥哥”剑下;《东京残响》的9和12,他们从一开始就站在常识中的“正义”的对立面,试图用微不足道的力量揭露黑暗,最后面对过于庞大和坚实的敌对力量,也难逃早逝的命运;再举个不那么二次元的例子,《三国演义》里所有死不得其所、抱憾终身的有志之士,这里的立场更为复杂,很难用简单的善与恶来概括,但可以说大多数人都是某种意义上的牺牲品。

剧情合理吗?合理。结局悲伤吗?悲伤。

我也曾经在自己最爱的角色遭遇不幸的时候哭到眼睛疼,哭完了还抑郁个几天,几年后想起来还是觉得心里针扎一样难受。

但说到底,不同的立场,不同的态度,不同的选择,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才形成了一个并不黑白分明,但是足够有魅力的世界。

因为这个角色,遭到了立场敌对的角色的攻击或者暗算,我当然可以选择讨厌那个角色,不管怎么说这是个人的喜好与自由。

但我会因此而辱骂这个人物的创作团体,仅仅因为我喜欢的人物遭遇了我所无法忍受的不幸吗?

不会,甚至可以这么说:我对这样的行为十分反感。






更何况,这段时间某些人带的节奏方式实在是可笑,话语的本质完完全全是一种双标。明明只是对“自己喜欢的那个角色在剧情中被另一方针对和进攻”而感到不平,但表面上为了让这样的双标好看一些,还要将其他角色拉下水,指责官方在塑造他们的时候ooc,但后来又言明自己从来没有,也根本没有欲望去了解过他们。

不仅可笑而且可悲,这种拧巴到极点的逻辑让我感到十分不适,乃至恶心。


永七是我非常看好的一款游戏,并且在最近的新主线之中,我能看到制作组的野心,他们不是仅仅为了满足商业化利益的求稳,也不仅仅想做一个某些人口中的“纯厨力游戏”,他们的确是在试图向自己的用户群体传达某种理念,这恰恰是我认为一个优秀的游戏,乃至一切“创造性”产品应当去做的。由于各种现实中的局限,他们的尝试的确存在许多不足,但这些不足绝对不是因为这些人口中的“没有考虑某个角色以及角色厨的感受”,绝对不是。

抱持着这种想法,又何必继续在这个“关服之前不可能有he”的世界里找罪受?




另一个让我十分有感触的认识则是:人与人果然是无法真正做到完全相互理解的。

一个注重理性和逻辑的人,如何与一个纯粹以情感驱使的人交流,乃至相互理解?

一个理念的生发,说话者表达的内容,接收者听到的内容,以及接收者理解的内容,都是不一样的;再加上沟通双方不同的性格,经历,观念,等等等等,必然“无法相互理解”,这个在语言学课程上多次提及的轻飘飘的理论,如今在现实中见识到的时候却如此沉重。

这是真正让我感到悲哀的事情。





这完完全全是我的个人感想,因此什么tag也不打……就当发发牢骚吧,毕竟这算是为数不多的几次,在网络上被某件事情膈应到这样的地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