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叫的靴子

花未凋,月未缺,人就在天涯——一切都很好。


脑洞常有而文力不常有 非常低产 看心情挖坑填坑 欢迎交流呀

【参赛征文搬运】深海映照的远星(1)

伊萨克自由者支线+两个人的城市结局;

希望,或许遥远,但并非触不可及。


轻之文库活动的征文

原文地址:http://www.linovel.net/book/105772.html

投票地址:https://act.linovel.net/forever72018/vote.html 

(PC端18页右下角,如果喜欢的话可以投上一票哦~)


伊萨克自由线锁好感的怨念产物

剧本形式,分两部分发

第一部分伊萨克自由者支线     

第二部分两个人的城市结局+支线说明(唠嗑)


-----------------------------------------------------------------------------

玩家以指挥使代称 指挥使简写为“指” 伊萨克简写为“伊”

剧情赠送20好感

本支线触发条件:拥有人物伊萨克,拥有132号CG黄昏的祈祷者,本周目选择不加入中央庭


一 错过的画展

(触发条件:伊萨克好感度5,必须在第三天之前触发) 

【传闻】著名超写实主义画家苏艾个人作品展即将落幕

近日于交界都市高校学园附近举办的,超写实主义画家苏艾以“星空与海洋”为主题绘画作品展已然进入倒计时。机会实在难得,尚未欣赏到作品的朋友们不妨抽出一些时间来亲身体会大师画笔之下的“星与海”的精妙之处,相信定然是不虚此行的。

开放时间:早上9时——晚上22时

【确认传闻】

旁白:

画展吗?听上去似乎很不错的样子。不过快要结束了,今天是不是应该抽点时间去看一看呢?

不过白天已经有其他安排了,还是等到晚上再去吧?


(不需要消耗行动力,当天行动结束后自动进入剧情)

旁白:

本来以为可以早点到达,可没想到偏偏在通往高校学园的路上出现了小型黑门,焦头烂额地配合该区域的神器使处理干净以后,不抱希望地来到画展场地,只见场馆门口摆了张公告牌,上书几个大字:黑门事件突发,提前闭馆。

嗯……这样看来,就算提早到达也根本看不到啊。

天色已经很晚了,应该回去了。

虽然这样想着,但还是不甘心地向前走了两步。

指:

透过落地玻璃窗大概也能看到几幅……这样也不算白来吧。

旁白:

这样想的人似乎不止我一个,场馆的玻璃前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天色太暗,只能看出他瘦长却稍微有点佝偻的身体,整张脸也被黑色的兜帽笼罩得严严实实,行迹着实有点可疑。

往前走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石子,差点崴了脚。

?:

旁白:

发出的声响似乎吓到他了。

指:

那个……对不起,其实我也是……

?:

……你……别过来……

指:

我没听清……你刚刚说什么?

?:

我没有……

旁白:

温度似乎渐渐升高了,我感觉到了些许违和感,放慢了向他靠近的脚步。

指:

……你在害怕什么?

?:

和你没关系!  别过来!

旁白:

随着对方的吼声,周围的空气突然变得灼热起来。在这诡异的氛围中能感受到非常熟悉的幻力波动。

指:

你是神器使?!

旁白:

他没有回答,转身拉紧兜帽就想要走。

①算了吧/②不能让他走

①旁白:

没有追上去,就这样看着那个人消失在了拐角口。

奇怪,我有这么吓人吗?

(手账更新:今天可以说是非常倒霉了,先是因为突发的黑门事件错过了即将闭幕的画展,后来又在画展场地外遇到了陌生而且行为可疑的神器使。不过最后我还是没有追上去,晚上的交界都市并不安全,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支线结束。)


②旁白:

中央庭的记载里似乎没有这号人物……而且不管怎么说,他的反应都太奇怪了。

指:

等一等!

旁白:

加快脚步追上去,我没有多想,紧紧抓住他的一只手,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刺痛。

自他手臂上燃起了紫黑色的火焰,火舌似乎下一秒就要顺着我们俩相触的手蔓延到我的身上来。

?:

你快松手!会被烧死的!

旁白:

这与先前听说过的幻力失控很是类似,我试图调动起自己所有的精神力,将那股不可名状的火焰强行压制下去。

有一瞬间看似成功了,他因此露出了十分震惊的表情,而下一秒火焰又再次爆发开来。

指:

哇!好烫!

旁白:

下意识松开手,一边吹着烧伤的地方一边在原地疼得跳脚,余光只看见那个人迅速消失的身影。

(场景转换)

忙活了半天一无所获,回去的路上却又碰到了一个人。

赛斯:

哈!这不是指挥使吗?大半夜在这里做什么呢?

指:

事情太多,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你也是,这么晚出来做什么?

赛斯:

哈哈,教会养的小狗还没回家,出来找一找。

哎呀!你的手怎么受伤了?

旁白:

请赛斯帮忙简单地治疗了一下,期间顺便讲述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

剧情分支:

(①赛斯好感<10,

旁白:

之后赛斯说是为了指挥使的安全着想,坚持把我了送回中央庭。

不过由于之前没有怎么相处过,一路上并没有和他说上什么话。

赛斯:

那么,指挥使,再见了。以后大晚上的还是少在外面随便乱逛哦!

指:

……哦,好的。再见。

手账更新

今天可以说是非常倒霉了,先是因为突发的黑门事件错过了即将闭幕的画展,后来又在画展场地外被一位奇怪的神器使烧伤了。回去的路上遇见了赛斯,虽说他把我送回了中央庭,不过我们之间还算比较陌生,一路上也没说上什么话。在那之后也没有听说过那位神器使的消息,一切也就不了了之了。

支线结束。)

②赛斯好感度≥10,

之后赛斯说是为了指挥使的安全着想,坚持要把我送回中央庭。

虽然赛斯总体上还是那副毫不认真、嬉皮笑脸的模样,但总觉得在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的语气有些严肃。

赛斯:

那么指挥使,你打算向中央庭报告这件事?

指:

对,毕竟出现了中央庭尚未记载的神器使,而且……

旁白:

话还没说完,突然感受到附近有着不太寻常的幻力残留。

循着方向找过去,只发现一个刚刚就要消失殆尽的黑色沼泽,地面上残留的爪痕一样的印记,还有散落在一旁的带着幻力的紫色晶体碎屑。

我小心地将晶体收集起来。

指:

今天晚上奇怪的事情真是格外的多啊。

……赛斯?

旁白:

回过头去才发现赛斯的脸上已经看不见任何笑意了。

赛斯:

啊哈哈,交界都市夜晚的确不太平,所以指挥使,快点回去吧。

旁白:

因为一直在思考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所以感觉剩下的路途分外的短。

回到中央庭的时候赛斯很开心地跟我说明天见,也许刚刚他严肃的表情真的是我的错觉吧。

(手账更新

今天可以说是非常倒霉了,先是因为突发的黑门事件错过了即将闭幕的画展,后来又在画展场地外被一位奇怪的神器使烧伤了。回去的路上遇见了赛斯,在一起去中央庭的路上发现了能够检测到幻力的奇怪晶体……这个晚上发生的事情格外不寻常,明天有必要去中央庭报告一下。)


-----------------------------------------------------------------------------

二 中央庭的新访客

支线二第一部分

(触发条件:支线一的后一天行动前触发;必须在第四天之前触发;不消耗行动力)

旁白:

一大早起来,就在中央庭大厅门口看见了赛斯和晏华,两人似乎正在讨论什么。站在赛斯身后的是一个陌生的少年,瘦瘦高高的个子,气质却有些颓丧,整个人罩在黑色的大衣里,还用黑色的兜帽挡着脸。

似乎是感觉到我的到来,少年的目光与我相触了,然后又瞬间收了回去;之后晏华也发现了我,朝我这里点头致意。

赛斯:

啊!指挥使!来得正巧啊!

指:

呃……

旁白:

我张了张嘴,看见赛斯背对着晏华不停朝我使眼色,还没说出口的话又瞬间被堵了回去。

他把我带到一旁,那个黑衣少年也一声不吭地跟了过来,本来一直跟在赛斯身后,却突然被拉到一边正对着我站好,接着赛斯十分热络地介绍起来。

赛斯:

……也就是说,昨天实在是误会一场。这孩子一直住在教会里,不怎么和生人接触,也不太会控制自己的力量,所以昨天晚上误伤了你。

旁白:

我看向那位名叫“伊萨克”的少年,现在才发现那张一直掩藏在兜帽下的脸上有不少烧伤的痕迹。

此时他也在观察着我,眼神中仍有戒备,但更多的是好奇。

赛斯:

他的监护人外出执行任务,我在教会和中央庭都有工作,所以想让他在指挥使隔壁房间借宿一段时间。再说你们两个是同龄人,一定会有很多共同语言吧!指挥使愿不愿意在这期间照顾一下这孩子呢?

旁白:

先不说“赛斯工作很忙”这句话水分有多大,我们看起来是会有共同语言的样子吗!

刚想拒绝,却又听见赛斯稍稍压低了的声音。

赛斯:

最重要的是,你昨天不是尝试着帮助他压制失控的幻力了吗?

指:

……可结果你也看到了,我的力量根本……

伊萨克:

那究竟是什么力量?

指:

嗯?

伊:

你朝我伸出手的时候,有一瞬间,我能感觉到火焰的确被彻底压制住了……

旁白:

他的眼神似乎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

总觉得他在回避着什么,同时却又在试图抓住某些缥缈不定的东西。

看到这样的双眼,之前明明坚定着想要拒绝的心,突然间产生了动摇。

指:

指挥使的作用之一就是帮助神器使调节幻力输出,不过我没有经验,也许下次还会失败。

如果你愿意信任我的话……

赛斯:

这你就放心吧!老实说,今天之前我还没见过伊萨克愿意主动接近其他人呢!

伊:

没有!我只是不想给你们两个人添麻烦!

赛斯:

哈哈!害什么羞啊!

伊:

不是害羞!

旁白:

总之,吵吵闹闹的对话间,我们最后总算是达成了共识。

我也因此多了一位新的邻居。

(手账更新:

昨天烧伤我的神器使原来是赛斯认识的孩子,名字叫“伊萨克”。不知究竟出于什么考量,赛斯决定让他搬出教会,寄宿到中央庭来,并且还委托我照顾他。虽然最后答应了,不过我真的能做到吗?

不管怎么说,先从带伊萨克熟悉中央庭开始吧。)



支线二第二部分

触发条件:支线二当日巡查中央庭

旁白:

带着伊萨克熟悉了一遍中央庭的构造,最后来到了他的房间。

指:

这里应该差不多都安排好了,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跟我说。

伊:

你的伤口还疼吗?

指:

昨天赛斯帮忙处理了一下,本来也不是很严重的伤口,已经好多了。

伊:

……对不起,昨天……

指:

昨天,你为什么要等到闭馆以后才去画展呢?那里离教会很近吧?

伊:

我想……看海。但是我不能去人多的地方,也不能离教会太远。

指:

所以特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来吗?

旁白:

他不再回答,只是递给我一支烫伤药。

我这时才发现那只之前被我碰过的手已经被绷带包扎了起来。

指:

你的手受伤了吗?

旁白:

听到我的话,他僵硬了一下,然后快速把手收了回去。

伊:

没事,昨天不小心被刀削下了一小块皮。

旁白:

他似乎不愿意再提及自己的伤口,我也就没有再问下去。

只是突然想起昨天收集起来的那些散落的晶体,其中的幻力与伊萨克的有些相似

——心中好像明白了什么。


伊萨克好感度+5

(手账更新:

带伊萨克熟悉了中央庭,并把他带到了自己的房间。期间发现他的手受了伤。

昨天发现的晶体恰好也是散落在画展场地与教会的必经之路上的,这之间想必有什么联系。)


-----------------------------------------------------------------------------

三 书中的世界

(伊萨克好感达到60,

手账更新:刚刚入手了一批没看过的书,给伊萨克送过去吧!

触发条件:巡查中央庭)

旁白:

兴冲冲地提着一捆书往房间走去,大老远就看到伊萨克站在我的房间门口,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这里除了我们俩以及时不时来探望的赛斯以外,很少会有其他人出现,相处一段时间以后,伊萨克也就没有再一直把自己的脸藏进兜帽里,表现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窗外的阳光斜斜地照在他的脸上,这个时候的他若是看在其他人眼里,大概也就是一个十分平凡的、寡言的少年。

指:

伊萨克!

旁白:

他没说话,只是主动将我手上的那捆书接过去,我刚好腾出手打开门,把他领到房间里。

指:

啊——!终于可以休息了。

伊:

……你去哪里了?

指:

最近高校学园在办图书交换会,你不是喜欢看书吗,我就把自己房间里那些看过的旧书带去换了。

旁白:

伊萨克把眼神从那捆书上移开,看向我时显得有些惊讶。

伊: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看书?

旁白:

我一时愣住,答不出来。

这件事仿佛一直深深印刻在脑海里那般理所当然,然而我从未深思过,这个意识究竟来自哪里。

指:

嗯……你看,这两天的时间,我房间的书你已经看得差不多了吧……

旁白:

伊萨克恍然大悟似的点了点头,这应该就算是蒙混过关了。

他蹲在那捆书前翻找着,不一会儿翻出一本旅游手册,看得很认真。

指:

你想出去旅游吗?

伊:

以前有想过。

要是没有这火焰的话,我的生活一定和现在很不一样……至少这些景色不会只在书上看到了。

但是每次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们总是告诉我,自从黑门出现以来,没有神器使能摆脱被赋予的力量。

指:

摆脱被神器赋予的力量吗?

伊:

……怎么了?

指:

没事!你继续看书吧!

旁白:

从未出现过,并不代表没有可能。

交界都市里聚集了不少能人异士,会不会有人能帮上忙呢?


伊萨克好感度+5

(手账更新:

虽然相处不算太久,却好像已经非常了解伊萨克的喜好了。

和伊萨克聊天的时候产生了新的想法,如果有能人异士相助的话,摆脱神器赋予的力量是不是也有可能实现呢?)


-----------------------------------------------------------------------------

四 剥离神器?

(触发条件:伊萨克好感度90)

支线四第一部分

【雷切尔私信】你听说过最近的传闻了吗?

前几天高校学园区有新型怪物现身的传闻,据说远看长得像狼狗,会喷射奇怪的火焰。现在我手头的实验都结束了,对这种新型怪物很是好奇啊!我看指挥使你本来就闲得很又喜欢到处跑,要是发现了新型怪物的线索,务•必•拿•到•我•的•研•究•所•来!

【确认私信】

(手账更新:雷切尔就是之前帮助我打开了各地传送装置的研究者。虽说性格有些古怪,但他对于科学实验的热情是毋庸置疑的。他应该是值得信赖的人,把晶体碎片带给他看看吧。

和雷切尔约在中央庭见面。)

(触发条件:巡查中央庭)

指:

这些晶体……虽然说跟新型怪物没什么关系,不过如果没有猜错,很可能是神器使的神器上剥落下来的……

旁白:

话还没说完,就被雷切尔兴奋地打断了。

雷切尔:

哦——哦!看这材质!这色彩!这光芒!虽然和我想象的不大一样,但这也是个好东西!

指:

那个……雷切尔,你觉得神器使有没有可能摆脱神器的力量?

雷切尔:

剥离神器吗?这倒是没有成功的先例,以前的研究有尝试过,不过因为缺少足够的神器样本数据,最后无一例外都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放弃了。但是,既然有了你带来的晶体,再加上足够的时间,倒是不存在绝对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指:

也就是有可能实现吗!那个……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

雷切尔:

你能做到的事情……

帮我添置一些先进的研究设施倒是不错,实验室里的一些东西也该换新了……

旁白:

雷切尔开始絮絮叨叨地数起自己研究室的器材。

这件事有些复杂,为了避免出现意外,最好还是对参与者以外的人保密吧。

无论如何,希望一切都能顺利。


(手账更新:雷切尔似乎对我的提议非常感兴趣,不过想要加快研究进度的话,最好能帮忙建造一些科研机构,如果量化成数值来算,科技值大概是50以上。)


支线四第二部分

(当天行动结束自动触发剧情)

旁白:

今天晚上睡得很不踏实。

半夜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睁开眼,发现一个黑影就在床头,吓得我猛得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差点就要大喊出声。

嘴被捂住了。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那只手又很快拿开了。

我定了定神,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光,这才发现在我面前的是伊萨克。

伊:

我吵醒你了吗?

指:

倒不是被你吵醒的。

不过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啊?

旁白:

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伊:

做噩梦了,在自己房间里待着有点难受,就过来看看。

然后发现你忘了锁门。

指:

呃……你做噩梦了?做了什么梦?

伊:

有猎犬,一直在追我。到处都是火光,还有人的尖叫声。

它追着我,摧毁了一路上所有的生命,把一切都燃烧殆尽。

那个时候我只是在洞开的黑门中瞥见了一眼,后来就再也没摆脱过它……就连它燃烧起的火焰,现在也成了我自身的一部分。

指:

……这就是你过去经历过的事情吗?

伊:

黑门事件之前的事情已经记不清楚了,只有这件事一直在梦里出现,所以一直睡不好。

每次试图回想之前发生了什么,就会觉得头非常疼……根本无法思考了。

指:

失忆这方面我倒是很有心得,毕竟我几天前刚刚醒来的时候所有的记忆都丢失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伊:

……

旁白:

伊萨克听得很认真。

指:

我也时常会觉得迷茫,会想自己是谁,自己曾经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人。

不过我觉得,比起执着于已经无法改变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才是可以把握的东西。

伊:

是这样吗……

旁白:

他既没有反对也没有表示同意,而是陷入了沉默。

也许现在并不是合适的时机,但我还是决定趁此机会把实验的事情告诉他。

至于如何选择、是否接受,那必须由他自己决定。

指:

伊萨克……如果有机会暂时摆脱神器给你带来的困扰,你愿意去试一试吗?

古研所的科学家雷切尔最近在做这方面的研究,他帮过我很多次,我觉得他是值得信任的。

旁白:

伊萨克愣住了,思考良久,然后点了点头。

这么快就做出了决定,倒是在我意料之外了。

指:

你愿意信任他吗?

伊:

我信任的是你……如果你觉得没有问题的话,那我也愿意试试看。

旁白:

我看着夜色笼罩下他的笑容,心情变得有些复杂。

这份信任来之不易,因此我绝对不可以辜负。

我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伊萨克好感度+10

(手账更新:伊萨克愿意信任我,做出新的尝试。

我也不能辜负这份信任,最近多关心一下雷切尔的研究进度吧。)


-----------------------------------------------------------------------------

五 猎犬的过去

(触发条件:科技值≥50 伊萨克好感度达到100,支线四全部完成)

(手账更新:接到雷切尔的通知说研究有了新进展,与我们约在中央庭地下实验室见面。听他说这次实验是最大限度保证了安全性的,所以放心大胆地去吧。)

旁白:

见到伊萨克的雷切尔可以说是十分兴奋,抓着伊萨克的手就要往自己的实验室里面带。

我赶忙追了上去。

指:

你等一等!最好还是让伊萨克他自己走!

雷切尔:

放心放心,不会让你家的小狗狗遇到危险的。

伊:

小……狗……?

雷切尔:

不过由于你的神器的特殊性,可能在操作过程中产生一些奇妙的反应……

不过安心啦,有我在,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的哈哈哈!

旁白:

伊萨克不说话,一直在朝我所在的方向不住地看着。

指:

没事,我会陪在你身边的。

旁白:

雷切尔的实验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我安静地坐在一旁,眼看着伊萨克躺在冰凉的操作台上,从拘束器里散发出的紫色光雾被一个奇形怪状的仪器引导出来,渐渐将我们包围。

指:

伊萨克,你要是觉得哪里不对劲,立刻跟我说,我们马上就终止操作。

伊:

没事的,我感觉还好。

雷切尔:

我说安全那就是绝对安全嘛,不过你真的坚持要在这里陪着?我也不确定之后这种雾气会在你身上引起什么反应啊。

指:

没事的,你不也在这里吗?我也没什么好害怕的。

雷切尔:

话虽这么说,但是我身上有带净化装置啊。

指:

这种事现在才说是不是太晚了啊!

雷切尔:

哈哈,不过没事的,之前的安全评估显示这次实验绝对无害,最坏的情况也就只有……

旁白:

听着雷切尔的声音,眼前的一切忽然变得有些模糊。

一阵倦意袭来,意识却仿佛堕入了万丈深渊一般。

失重感让我觉得有些难受,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场景转换:森林)

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四面朝天仰躺在地,周围是山岩与树木。

不远处正好能看见洞开的黑门,所以除了游荡的怪物以外,一个人也没有——本该是如此的。

前方传来了尖叫声,一行人正从黑门的方向狂奔过来,其中赫然有一个我十分熟悉的人。

指:

伊萨克?

旁白:

——但是他的身上没有拘束器,也没有任何伤疤。

他回头看了看追逐而至的怪物,眼疾手快地推了一把身边的人,这才避免了那人被坚硬的钩子洞穿的惨剧,可下一秒自己却被割破了脚踝。

他捂着伤口磕磕绊绊地找了个山石凹处藏了起来,脸色苍白地听着其他人远去的脚步声。

伊:

没事的,他们会找救援来的,一定会来救我的。

旁白:

如今基本能够确定,眼前的一切就是过去发生的事情。

直觉告诉我,伊萨克所期待的救援或许到最后也没有出现。

我走到他的身旁想要触碰他,却看见自己的双手毫无阻碍地穿过了他的身体。

伊:

没事,没事的……

旁白:

他颤抖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仿佛仅仅向上天祈祷就能够得到足够的勇气和力量。

我只能靠在他的身边坐下来,静静地见证有关他的一切。

“别放弃,不可以放弃。”

我尝试着对他说道。

“你很坚强,你最后是挺过去了的。”

然而他什么也感觉不到。

毕竟,真正在过去承受着这一切的,说到底也就只有他自己而已。

(手账更新:

坠入了梦境一样的世界,呈现在眼前的莫非是伊萨克的过去?这就是雷切尔说的,“由于神器的特性而产生的副作用”吗?

梦境里的我并不是实体,除了亲眼见证以外,无法产生任何影响。)


-----------------------------------------------------------------------------

六 梦的终点

(触发条件:支线五完成后,巡查中央庭)

旁白:

距离坠入那个梦境一样的过去不知已经有多久。

期间眼前的景象变化过几次,一次比一次模糊,真真假假早已分不清楚,但总能看见不远处那个如同灾厄之眼凝视着一切的黑门,以及那抱膝静坐的身影。

孤独。

能够感受到的唯有孤独。

他没有动,但身上时时刻刻都在出现新的、千奇百怪的伤口,出现了又愈合,愈合了又出现,然而他却没有任何反应。

似乎有什么一直在支撑着他,等待着,在无望中等待着某个或许永远不会到来的人。

到最后索性一切色彩都消失了,只剩下一片纯白;

这无边无际的虚空之中,有什么新的东西正在酝酿而生。

他的脚底生出了火焰,那仿佛能够摧毁一切,永远都不会熄灭的紫黑色的火焰,在将周围的空间灼烧直至扭曲之后,就要反过来将他彻底吞噬。

我惊慌地靠近他,试图将手伸进那片火海之中,但我触及到的并非柔软的双手,而是坚硬的利爪。

我面前的不是人类,而是猎犬一般的巨大怪物。

它精疲力竭般地躺倒在地上,但眼睛还睁得很大。

它正在看着我,眼神中竟然也能透露出些许情绪来;而我也尽力克服了内心的恐惧,直直地看向它。

指:

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猎犬(?):

快走吧。

旁白:

这双眼中的情绪是疲惫而温暖的,看我的时候仿佛是在看阔别已久的老朋友。

我忽然觉得有些悲伤。

指:

但是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

旁白:

这是我的声音,却不经由我的控制生发出来。

它没有理会我,只是一直重复着同一句话。

猎犬(?):

快点归去吧。

伊萨克(?):

快点回来吧。

旁白:

梦境里的猛兽嘶哑又低沉的声音,逐渐与梦境外那个少年的呼唤重合起来。

那句话引领着迷失在时空里的旅者,找到了归去的路。



(场景:实验室)

雷切尔:

啊?你终于醒啦?

旁白:

睁开眼,映在眼中的就是雷切尔那个十分夺人眼球的电子显示屏。

指:

你离那么近干吗!

雷切尔:

嘘,小声点。

旁白:

(CG:指挥使躺在床上,视线中自己的手被紧紧抓着,而伊萨克坐在身边,头枕在一旁,只露出了半张睡脸。)

在雷切尔的提醒之下才发现手被已经睡着的伊萨克紧紧抓着。

似乎是因为实验导致的过度疲惫,他的睡颜比起之前总被梦魇侵袭的时候安详了许多。


雷切尔:

虽然告诉他这只是实验带来的无害的副作用,但他还是不愿意松手哪。

指:

结果怎么样?最后成功了吗?

雷切尔:

不太理想,想要真正做到剥离神器大概还需要多次改进才能实现。

不过抑制神器的效果倒是达成了,现在他的神器处于弱激活状态,只要不去刻意激发,那就不会有失控的危险。

不过嘛……看样子,效果也只能维持几天。

指:

谢谢你,雷切尔。

旁白:

虽然只能维持几天,但这几天近似于普通人的生活,已经足够我们做很多事情了。

现在,就让伊萨克享受一下这难得的安眠吧。


(手账更新:

梦境中所见的一切并不清晰,看上去像过去发生的事情,但更近似于被扭曲的过去。伊萨克身上还存在很多谜题,但想要将它们一一厘清,目前似乎还是缺少时间与契机。

关于实验结果,雷切尔说这次算不上成功,没有剥离神器,也没有帮助伊萨克自如控制自己的力量,唯一的作用就是抑制,将他的神器抑制到弱激活状态,效果似乎也只能持续几天。

但是这说明伊萨克至少可以享受几天近似于普通人的生活,应该也不算坏吧?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找到解决所有问题的办法。

真正的星空与海洋,不如就等伊萨克醒来的时候,邀请他一起去看吧。)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