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叫的靴子

花未凋,月未缺,人就在天涯——一切都很好。


脑洞常有而文力不常有 非常低产 看心情挖坑填坑 欢迎交流呀

【BG,公主中心】甜

CP 基尔巴特×公主 

【主要篇幅】王室组亲情向,霍普出场尤其多 

公主形象算是原作剧情+部分私设  

OOC肯定有,请见谅……

这篇文章的产出过程十分奇葩,我也说不清为什么原定cp文写到最后亲情向占了大部分,但是真的有在努力发糖【认真脸

emmmm这次没刹住车写得长了些,一年发一篇文想说的东西还有点多,就放到最后去了。


1)

她不爱吃甜。

很少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2)

留存在她印象中的,有关于甜味最初的记忆,与特洛伊美亚夜晚的街道紧密相关。

那是梦王最小的女儿的三岁生日,王宫外最为繁华的街道上,按照惯例举办了一些庆祝活动,但公主恰好在前些日子大病一场,被父亲以休养为由禁了足。庆典的热度理所当然受了影响,就算是最受欢迎的夜市比起以往也冷清了许多。

那天晚上年纪稍小的那位哥哥经不住她的百般央求,无奈之下与她约法三章,然后才敢瞒着父母与大哥偷偷带着她来到宫墙的某个凹陷处,打算就这样翻出去。

 

她看着二哥霍普把她抱上了墙,自己又十分娴熟地跳了下去,然后对她张开双臂,心中虽然胆怯,却也咬咬牙纵身跳了下去,然后不出意外地落进一个不算坚实的怀抱里。

“哥,你疼不疼呀?”她怕自己太重,便觉得担心,可之后也没有听到霍普的回答。哥哥只是下意识摸了摸她的头,又只顾注意着她有没有磕着碰着了,也就没有分心去听她说话。

“这个时间,估计夜市已经散了一些人了,虽然不挤,你也要时刻抓着我的手,不可以走丢啊。”

庆祝日的夜市,哪怕是已经散得差不多的夜市,在公主的眼里,也是一个与自己的居所完全不同的世界。

市民们搭建的摊位都很简陋,用来照明也是很普通的玻璃罩着的小灯,上面甚至可能由于常年的使用而沾了不少油污。然而正是因为普通,落进她的眼里才会变得新奇而耀眼,她的一只手被霍普紧紧牵着,身子却总是不由自主地向外倾斜,生怕漏掉了一点细节,那些摊主突然就连带着摊子上的小玩意儿一起打包消失不见了。

“玩的摊位基本都收摊了。”她听见哥哥叹了口气,“你想吃什么?还是说想喝东西?”下一秒则突然又改了口,“还是不行,你前两天就是吃坏了肚子,大哥知道了非……”

“我想喝……那个……”她说话不太利索,声音也很小,但是手指已经坚定地指向一边,看向他的眼神大概是纳进了周围的灯光,所以显得亮晶晶的。

“……”顺着她指的方向,位置有些偏僻的角落有个小摊,东西卖得差不多了,还有仅剩的一壶奶茶摆在木头桌子上,粉红的颜色很是讨人喜欢。摊主正背对着他们收拾东西,一旁站着的小孩头老老实实地低着,手上的动作却不安分,好像有心报复谁似的,正从一边放糖的袋子里挖了一大勺白色粉末,毫不留情地倒进了粉色液体里。

“嗯……要不还是算了吧?”他正说着这话,那边的小孩突然抬起头来与他们对视了几秒,眼睛红红的,鼻头还随着突然发出的打噎声抽了一下,明显刚刚是哭得狠了。

再看看这一边,指向奶茶的小手还是纹丝不动,小公主的性格某些方面来说和大哥很像,认准了一件事情就很难轻易放弃,有时候怕是撞了南墙也不肯回头。

三方就这样僵持了几秒,直到摊主大叔转过身来,看到这两个明显穿着不俗的孩子,然后瞬间露出了商人独有的热情笑容。

这样的笑再加上几句甜言蜜语,总能把小孩子迷个七荤八素,屡试不爽。

霍普看着一杯装得满满当当的奶茶送到了面前,被两只小手勉勉强强捧住了,第一次尝到了无能为力的滋味。

3)

待她从梦中醒来,已经是午后了,阳光直射下来,透过一层薄薄的眼皮,在眼前渲染出鲜红的色彩。

环绕在周身的是甜甜的香气,却莫名将梦中那种令人几预作呕的窒息感带到现实中来。

她下意识地观察四周,房间里的摆设很熟悉,但不是她的。离她不远处的床沿微微凹陷下去,有人背对着坐在她的身旁,银色的短发随着动作轻轻晃动着,在阳光映照下仿佛变得透明了一般。

大概是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那个人转过身来,递给她一杯还在冒热气的咖啡。她和他对视了几秒,抬起手接住了:“为什么……”

“今天结束得早。”他没有等她说完就回答了,“他们说你今天什么都没吃,趴桌子上就睡了。你倒是真的能睡,一觉到现在。”

“我做了个梦。”她神情还有点恍惚,“梦里好像喝了一杯奶茶。”

“这里只有咖啡。”他催促道,“我泡的,快点喝了。”

梦中的景色在醒来后再度变得支离破碎,她听话地喝了一口,记忆却又瞬间回到那个夜晚,粉红色的奶茶,甜到爆炸的味道,还有大脑当机之后夜空中突然绽放的烟火。

绚烂至极,正因其过于美丽,而让人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身处人间。

“怎么样?”这是始作俑者期待的声音。

“……好甜。”她眨了眨眼,把差点溢出的眼泪硬生生憋了回去。

“甜吗,我觉得还好。”她默默地看着他效仿之前的手法在另一杯里加牛奶,又撒了一把方糖,然后拿着已经完全变了色的咖啡面不改色地喝了下去,“平常不都是这么喝的吗?”

只有眼前这种人才才会受得了这种灾难性的加糖法吧。

她盯着杯里剩下的咖啡这样想着,不经意间抬眼,却看到了他控制不住笑出来的样子:提起的嘴角还没来得及放下,眼里看不到一点罪恶感的影子。

“基尔巴特先生,”她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喊他的全名,“您是小孩子吗?”

“孩子?什么孩子?”

这绝对,绝对是在装傻。

她想重复,可猛然想起自己以前好像也这样吐槽过他,之后的下场又着实有点惨,于是噤了声,只还是忍不住瞪了一眼天花板。

“一天没吃东西,吃点甜的有好处。”他强行忽视了她不满的眼神,抬起手揉乱了她的头发,“心情不好的时候也是这样。”

她眼睛左右转了转,还是不太愿意理他,谁知道下一秒嘴里又被塞进一颗柠檬糖,酸而清甜的味道,总算是把刚才的不适感冲淡了一些。

“这几天事情不多,周末倒是可以和你一起出去。恰好明天是你生日,你想去哪里玩?”

4)

特洛伊美亚动乱之后,公主被亲人送离了原本的世界,忘了之前的所有记忆,过了十八年平平淡淡的日子,性格比一般女生文静些,朋友不多,才能也不突出,生活算不上顺风顺水,最幸运的大概就是遇到了很多好人。

养父母待她不错,家庭关系比起一般家庭也可以说是十分和睦。一切都十分平常,然而也有些事情令她不解,譬如从她有记忆开始,柠檬糖在家里的出现频率显得过高了,无论她是紧张、伤心,还是生气,家里人就习惯性地给她塞上一颗,好像在他们的认知里,只这么一颗,怒火窜得再高也能给瞬间平息。

“为什么会有这种习惯吗……”她的母亲想了想,然后笑了起来,“刚刚发现你的时候,你一直在哭,怎么哄都不肯停下来。”

“不过在你怀里发现了一盒柠檬糖,放进嘴里就变乖了,之后每次看你不开心,就这招最有效了呀。很奇怪吧,你明明从小不爱吃甜,却喜欢柠檬糖。”

听完这不太算得上是解释的解释,她也没有深究下去,每天出门以前嘴里塞一颗,习惯没有变,日子还是稀里糊涂地过了下去。后来找了工作,和父母两地分居,日子比起以前更孤独,不过偶尔路过隔壁老房子,若是碰见那里独居的老太太,有空还能陪她聊几句。

老太太爱吃糖,然而牙齿掉的差不多了也吃不了硬的东西,每每看到她总是一咧嘴,露出所剩无几的几颗牙:“吃糖好,苦日子过多了就该多吃甜!”

生活是苦的吗?

能吃上糖就算是幸福吗?

后来在老太太的葬礼上,她又想起来这句话,正乱七八糟地琢磨着,脑中突然闪过了很多画面——闪烁着零星灯火的夜市,刚刚吵过架的气氛僵硬的父子俩,摊主黝黑又布满皱纹的脸,甜到令人发指的饮料,还有在头顶忽然炸开的烟花。

记忆里自己捧着奶茶的手上好像还留着余温,然则在那之前,又是谁在牵着她的手呢?

5)

大清早的克雷亚布鲁又被突发事件搅乱了宁静。

她今天醒得早,自发地帮他拿了衣服,见他穿戴整齐了,便走上去要将他的眼罩也戴起来,然而终究还是盯着他的左眼犹豫了几秒,在彻底把眼睛盖住之前,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有只手探上来将她还没收回去的手臂轻轻捉住了,“你就真觉得这么可惜?”

她认真地看着他的眼,难得诚实了一回:“毕竟这双眼睛真的很美。”

本该皎洁如天上的月亮,却只能隐藏在暗影之下,任谁见了都会心生叹息,并不是她的偏心作祟。

出游的计划被打破了,他虽然有歉意,现在却是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身子稍微探了下来,鼻梁轻轻触碰着她的额头:“不是什么大事,估计下午就能回来,你在这儿等着,之后再一起出去吧。”

她愣了一下,没有像以前一样点头答应。

“天色不太好,听说傍晚要下大雨,而我想去的地方有点远。”

“以后再去不行吗?”

“不行,必须在今天。”

她看见他下意识地皱眉头,转身朝他嘴里塞了样东西。

“太酸了。”眉头刚刚松开,复又皱得更紧。

“提神醒脑。”她笑嘻嘻地,“白天认真处理公务,晚上就一起放烟花好不好?”

他站直了身子,嘴里虽忙着吃糖但也不忘了嘲笑她一句:“果然傻了,下雨还放什么烟花?”

6)

烟火的美正在于它的短暂。

正如人与人之间的牵绊一样,你看着它在你的头顶绽放了,看着这怒放到极致的美,却不知道它会停留多久。

唯一确定的是,哪怕这份联系再坚固,消失也是必然;即使它持续得再久,和时间本身比起来,也还是不如须臾一瞬。

只有三岁的小公主显然没有这些矫情的烦恼,她刚刚从一片空白中回过神来,也没有心情去欣赏那些凭空出现的夜空之花。喉咙里甜味还没有散去,巨大的声响振得她烦躁,她感觉自己捧着奶茶的手在颤抖,心里开始犹豫是扔了一了百了还是强撑着继续喝完。

这个时候,大哥的教导则又浮现出来了,眼前好像有一张透明的脸,大哥正一手夹着几片洋葱在他面前演示:“妹妹你看,我们虽然讨厌洋葱,但挑食和浪费并不是好习惯,所以还是要吃下去。”一边说着一边克服了巨大的阻力把洋葱放到舌头上,嚼也不嚼就整个吞了下去,五官瞬间缩到了一处。

洋葱很讨厌,奶茶不好喝,但是哥哥们的话一定是对的,秉承着这样的信念,小公主效法着继续往嘴里灌了几口,最后终于撑不住,在霍普担忧的视线里败下阵来,眼角不用挤就冒出几滴泪:“对不起……我不想喝了……”

“……不用道歉,你能喝下这么多才是真的了不起。”霍普把奶茶拿到一边,然后在自己身上掏来掏去,总算是搜刮出来几颗金黄色的糖,塞进她的嘴里,顺势止住了差点夺眶而出的眼泪。

“怎么样,好点了没?”

“……好吃。”她含着糖,声音含糊,“以前为什么没有?”

“家里没有,是我上完课从老师那里拿的……这种都是香精和色素的普通糖果,能让你看到才奇怪了吧。”

“唔……以后还可以吃吗?”

“嗯……”妹妹的请求他总是无法拒绝的,“你要是答应我,瞒着父亲母亲还有大哥,我就带给你吃。”

“好!”

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

小公主和二哥之间要更加亲厚,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有很多,夜市之行算一个,柠檬糖也算一个。

这些秘密大都无伤大雅,家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天晚上他们回去,就在花园里看到了父母亲和大哥,前者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俩涨红的脸,后者则刚刚在地上放稳了一支烟花,招呼他们一起来点。

柠檬糖还没有完全化掉,弥漫在嘴里的清甜气息让她早就忘了刚刚的不愉快,心情已经是格外的好。

夜空中绽放的花儿像流星一样划到天边去了。

她在心里偷偷许了个愿望,

——希望这样彼此相伴的日子,可以一直持续下去。

7)

刚刚到特洛伊美亚王城的时候,天空只剩下大片的乌云聚在一起,遮住了太阳,以至于判断时间都有些困难。

她就在废弃的空城里慢慢走着,小心翼翼地观察周遭的一切,艰难地辨认它们曾经的模样。

繁华的城市一旦少了人气,其色彩就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逝,道理就和封存在地下千余年又忽然重见天日的绫罗绸缎是一样的,等真正察觉到的时候,旧时的痕迹已然消失不见了。

这里的一切都死寂、陈旧,相比之下,只有一座新立不久的坟,立在还留有修剪痕迹的小片花田里,和周围显得格格不入。

十八年后兄妹相逢的时间十分短暂,可似乎也就是在那短短的时间里,她的眼泪也差不多流得一干二净了,现在她看着坟上自己亲手刻下的名字,席地而坐,平静地拔起四周丛生的杂草。

“哥哥,除了你给我看的那些,其实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想起来。”

“不过我会努力的……因为有些事,如果连我都记不住,那就真的没有谁知道了。”

她的嘴张了又合,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随着她的沉默,这片花田再次静谧无声。

一阵风忽然起了,拂过草地的沙沙声带动着摇摆的花儿,轻轻骚动她的指节。

“我最近总是做梦,梦到过去的事情……你以前送给我的糖果,其实我总是舍不得吃,又怕其他人发现,所以收好了藏在身上,结果在你送走我的那天也一并带了过去。最后其他事情忘干净了,只有吃这种味道的糖果变成了习惯。”她越说越激动,逐渐变得语无伦次起来,“以前被保护得太好吃不到,现在却多到吃不完,而这才过了多少年?以前还说要一直在一起,结果我全部都抛到脑后去了,等到想起来的时候一切都……”

话还没说完,头就被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

还没等她喊出声,又有什么摆在了她的腿上,对方没有把提着东西的力道完全卸下来,但已经能感觉到十足的分量。

“为什么……”

“今天结束得早。”他还是没有等她说完就抢答完毕了,“我问了纳比具体的位置,就过来了。”

“那这些……”

“不是说想放烟花吗?”

因为他出现得太突然,她喉咙哽着,不太敢说长句子,两个字三个字往外慢慢地蹦,眼睛也左右动摇着无处安放,却忘记那家伙站在她身后,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那个……”

“你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听这语气,想来又是板着脸。

她说话还是不太流畅,结结巴巴的,说出来的内容也能看出轻描淡写的痕迹:“没什么……我……就是有点害怕。”

“怕什么?”

“我以前说会永远陪着你,但说到底……”

离别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如果我有一天离开你……你会不会觉得孤独?

如果,有关于你的一切,我再也感觉不到,又该怎么办?

“……说到底,这种承诺是不是太狂妄了?”

头顶不远处落下一声叹息。

她朝上看去,这才发现风将云吹散了些许,正好透了一半的阳光下来,而他则低着头,前额的发丝也垂下来,一并在她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因为逆着光,只能看见他脸庞的轮廓,但她觉得他应该是笑着的。

“我们有太多控制不了的事情,所以承诺是否兑现并不重要。”

“那个时候,你对我说出了这句话,就已经足够了。”

她看着他发呆,猝不及防地又被塞进一颗糖。

“嘛……这雨估计是下不成了。”


她听见自己含糊的声音,柠檬那微酸的甜味随着糖的融化四散开来。

“……好甜。”




------------------------------------------------唠嗑时间

【为什么说这篇文章产出过程十分奇葩呢?】

本来定位:生日贺文,cp没变——但是我错误估计了自己的复健成功率,再加上日服的after story.ver这小子变化还挺大【插播吐槽,你何时变得如此温柔?

……总之,复健失败了。写得很慢,而且不是很满意。基尔生日那天本人默默看着电子表走向零点,成功沦为拖稿人士之耻【毕竟拖到最后赶在ddl之前完结才是常识啊!

就这样,索性过生日的人也换了【


本来定位:发糖,和文题一样甜——嗯……其实我觉得挺甜的啊,如果不够甜的话大概是写的时候BGM没用对……

那个啥,《药神》版的《生如夏花》还有《只有平凡》挺好听的


本来定位:和之前几篇文章一样写cp互动咯,以公主为中心写,这次就日常点——王室组的篇幅,好像,有点长


------------------------------------------------------

这篇文章别名梦百公主(预)退坑纪事,剧情嘛很简单,用苏轼《水调歌头》最后一句概括就完事儿了

也不知道会不会变成我最后一篇梦百相关同人文

从我刚刚进梦百坑,每天都有好多同人根本不愁没粮吃开始,直到现在,很久不打开的tag未读信息始终只有可怜的两位数,估计很多人都退坑/佛系了

连我也必须承认,在这个坑里呆了近三年,自己的热情已经消减太多

所以这篇文章的走向是这样的,从头到尾都在写离别。

离别是无可避免的,但记忆依然留存。

曾经的承诺,无论是否有能力兑现,那时的决心绝对不是虚假的。

哪怕真的遗忘了,过去它们所带来的欢笑和眼泪也不会消失。

霍普说的那些话也可以当作是送给那些已经退坑,或者即将退坑的人。

“希望你能永远笑着,希望你能幸福,仅此而已。”

评论

热度(17)